DONG XIRSS Feed

Business and design in Asia.

上海趋势调研

首先,来自英国的Mason给我们一些背景介绍,“趋势观察就是观察周围正在发生事物的一门艺术——周围有那么多的信息,而公司从来就没有机会去观察,更重要的是了解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Trendwatching公司遍布120个国家的“观察者”网络为企业创新进行洞察的话,企业就能知晓周围发生的事情了。

“我们使用自己独有的趋势框架来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所观察到的内容”Mason补充到。“我们从人们的基本需求(地位、财富、归属、个人发展、经验、趣味等等)开始观察然后判断新的产品、服务和创新要如何与需求相配。”

出席了上海研讨会的Wessler也认可预测在品牌和设计中的重要性。“这些是灵感的重要来源。在我们的工作中,趋势有着十足的重要性,趋势帮助我们明确市场的走向,趋势给我们的工作提供了参考背景。我们的客户找到我们很多都是因为他们在我们的工作中发现了某个想要纳入自己品牌的趋势。”就像trendwatching.com一样,青蛙设计也会做自己的设计调研,募集所谓的“局外人”,用Wessler的话说就是“他们代表着大众市场的走向”。观察一片更广阔的趋势不一定会给你产品的新想法。你需要观察在趋势中的人,然后你才能为市场、为客户规划。

在青蛙设计东亚唯一的工作室掌舵三年的Wessler会在研讨会上讨论“中国创新”这个他既熟悉又热衷的话题。

“中国设计师的文化环境有着很好的未来。他们的设计就能佐证。中国还没有经历过西方市场的压力,例如经济危机,这些会直接影响视觉设计。中国不是很担心这些,他们对工作是相当热情的,并且具有实验性——这就是我喜欢中国设计的地方,我也很期待看到中国设计越来越多的自信。”

就拿我们在中国所看到的和六十年代美国设计相比,Wessler描述了这反映出的改变,是爱国浪潮影响着品牌和顾客。“这很鼓动人心,我认为工作变得更加真实了,几年前的时候工作还是比较属性化的,当时人们都认为中国设计看起来应该是有固定模式的,但现在设计以一种适当的方式变得更独立、更有中国特色。”

“中国和西方设计师工作方式之间有着很大的差异。西方设计一直都有固定的原则:简约、抽象、还原美。在西方设计界这是一种共识,但在中国简约却不是必须的。在欧洲和美国,也是有着这样的原则。如果你想要创作有整体感的作品,必须要沿用一套相同的想法和范式。我觉得亚洲的设计师,尤其是中国的,特别敢于打破传统、承受否定。这与中国的社会文化有关,在矛盾中共存,这对于设计师来说是很有趣的。当设计产品的时候,人们会将很多社会现象注入在设计中。也许一件不稳定的设计反而是更人性化的——它反映出设计师的想法,比起一个循规蹈矩的设计它也许跟社会现象有更深层的连接,其中的情感内涵也许是崇尚极简的西方设计永远做不到的。对于我来说我很开心看到我自己的理论系统被完全打乱。”

那么这次上海活动到底想从作为创新驱动者的消费者中分析什么呢?

“如果你读过消费者调查,你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感国家变得越来越单调,他们怀念曾经到处可见的中国元素,尤其是在一线城市中。人们对于个性有了更强烈的需求。这让中国设计师愈发强壮的信心说得通了,因为消费者们需要有着中国元素的设计品牌。不是二级山寨品牌,而是真正能重新定义‘中国制造’的品牌。消费者希望看到有爱国情怀的产品,希望这些产品能获得成功。西方品牌和产品尽管十分想与中国消费者打好关系,但是我认为很少品牌能真得做得好。”

这是Trendwatching的重要工作,Mason拿出最近发布的MADE BETTER IN CHINA报告,这份报告展示了一些代表着“中国制造”正向品质和创新发展的中国品牌。

当然,技术是必不可少的,两位大师也都提到了所谓的后数字时代以及其与品牌的关系。Mason告诉我们,“国际上很主流的想法是品牌需要变得越来越人性化,就如移动科技的传播一样。科技,尤其是社交媒体正在加速潮流的变化。当然,消费一直都是社交化的,人们一直都会互相讨论购买使用的产品和服务,但是讨论的规模和速度却比以往大得多。对于品牌来说,制定一份社交媒体策略还不如直接将产品做到人人称赞。”

这个看法也得到了Wessler的赞同。“我完全同意,现在的确需要重新思考人性化和个性化。”

“网络是一个缺乏深度的世界,同时多样性也在消失。我们在数字世界中看到的越来越单一。我们的客户常常希望事情可以很简单,但也许一直简单下去并非真正解决之道。网络世界是否能够给到我们需要的深度和多元化来让我们建立不仅仅是‘我接受好友请求’的关系?人们厌倦了肤浅的交流。我们不能忽视数字时代真正的含义,但我们必须找到能给予我们深度体验的方法。”

就像趋势一样,当今商业模式也千奇百怪。这次的研讨会讨论了当今亚太地区的趋势。但对Wessler来说,外国品牌可以研究的不仅仅是中国消费者。

“在西方我们都认为发明设计者往往比制造商认识得更深刻,两者无法全面沟通。但在亚洲这不是一个问题。在这里,制造让你可以完全发挥你的想象你的设计,制造从某种程度上就是设计。材料会比概念更有用,在中国,创意和双手结合得更紧密。”

“我非常佩服山寨厂商的一点是他们能够在惊人的短时间内将产品以完全不同的角度整合改进。从他们身上可以学到很多,他们是最不尊重知识产权的人,让我们明白好的想法是保护不了的。在这样一个全球联通的时代,我认为保护自己的想法创意根本上是不对的,只有越多的沟通,想法才能变得更创新。”

文章转自CreativeHunt,阅读英文原文请点击